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同事们玩交换
同事们玩交换

同事们玩交换

有一年的夏天,我和同事王兢、张祺一起去宜昌出差,在火车上,她俩就算计着要到哪去玩,而我想到了在宜昌有一对夫妻网友,以前玩过3P,这次正好有机会在续前缘。正想着,王兢问我宜昌有哪些地方可玩。


  我说:“到时你们俩去吧,我再宜昌等你们。反正宜昌也没什么玩的。”
  张祺说:“难道你不去?打算干吗?”


  我说:“这里有我的网友,正好去见见他们。”


  王兢说:“拉倒吧,你又不是十几岁的人,见什么网友?”


  张祺也不依不饶,非让我一起去。说到最后,我不小心说出了真相:“我和他们有约定,去玩3P的,不好失约。”


  两人听了一愣,然后都笑了起来:“你还有这样的网友呀!”


  我连忙请她们成全,说了一堆好话,然后去给她们买饮料。


  等我买了东西回来,张祺对我说:“我们商量好了,就跟你一起去会网友。”


  我呆了:“开玩笑吧?我是去3P,你们去干吗?看A片?”


  王兢说:“就是没见过,才要去见识见识。”


  “这有什么可见识的。”


  张祺踢了我一脚:“你哪那么多话,让你带我们去就带好了。”


  我看着两人的表情,算是明白了她们的意思:“不会吧?你们有兴趣一起?别到时不干,我可下不来台哟。”


  王兢说:“你放心,不过你可要保证人不能太寒碜。”


  “那你放心,他们在宜昌都是有身份和品位的,绝不会差。”


  “那就没问题了。”


  我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问题,是有惊喜有高兴,我对她俩说:“你们可想好了,这一见面,可就无法反悔了。”


  王兢说:“啰嗦,不就是上床那点事吗?”


  “那可不一样,这是在陌生人面前,还是这么多人。”


  “所以才要去试试呀!”张祺说。


  我释然了,忙跟我的网友联系。等我打完电话,再看看王兢和张祺,两人神色不变。我高兴了,王兢和张祺是我们单位有数的美女,想不到这次有这么个机会。


  等到了地方,我的网友杨哥和冯姐已经在车站等我们了。杨哥和冯姐看我真带了两个美女,很是高兴,王兢和张祺看到杨哥和冯姐气派和风韵,也放下了心。于是,我们坐上他们的车,先吃饭,然后到了他们的家。


  杨哥家的房子很大,也很洋气。王兢看了,悄悄对我说:“想不到这样的人也喜欢玩!”


  我们坐下聊天,王兢和张祺都是很大方、随和的人,一会就和杨哥、冯姐熟络了。不过,在我的心理还是有点不安,虽然这个时候说的热闹,但不知道真要干的时候,王兢和张祺会怎样?想到这里,我拿过茶几上的一副牌,提议玩扑克,并说:“输了脱衣服。”


  杨哥和冯姐自然答应,我看着王兢和张祺,两人说:“玩就玩,谁还怕你吗?”


  听到她俩的回答,我的心放下了一半。


  我们玩的是暗朋友,第一把我和王兢是一对,由于牌运实在不好,我和她输了,我想着给她树个样子,于是先把长裤脱了,里面是健美三角裤。


  王兢看着我脱了裤子,也没有迟疑,她穿的是连衣裙,这一脱,就只剩下三点式的胸罩和花斑的三角短裤了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样,王兢是那种很苗条的身材,但胸部爆满,在胸罩的映衬下,露出了深深的乳沟,她的皮肤是哪种很健康的黑色,大腿修长,微微有些小肚腩。王兢很自然地坐在那里,弯腰去洗牌,到是我和杨哥看着她,有些兴奋了,尤其是杨哥,盯着王兢的胸。


  王兢洗好牌,看着杨哥盯着自己,娇嗔地揪了杨哥一把:“冯姐看着你呢!”


  杨哥哈哈笑了起来。


  冯姐挨近我说:“小兢还有点不习惯吧。”


  我扭过头,和冯姐嘴对嘴地亲了一下:“放心,会习惯的。”


  王兢在我的腿上拧了一下。我们继续玩,第二把是杨哥和张祺输了。


  王兢拍着手说:“杨哥,快脱。”


  杨哥自然不在乎,一边脱裤子,一边说:“小兢,你再输了,看你脱什么!”


  王兢说:“你让我脱什么,我就脱什么。”


  我看张祺还不动,就起来,到她身边说:“还要我帮你吗?”


  张祺说:“当然了。”于是,我笑着扯下张祺的裙子,张祺的大腿很结实,圆润,只不过衬衣遮住了屁股,但更有一种吸引力。


  第三把再玩的时候,就是王兢和冯姐输了。王兢抓着我的手,吃吃地笑。


  杨哥说:“你刚才说了要听我的,我让你脱裤子。”


  王兢说:“脱了又怎样?”


  这边冯姐脱了吊带裙,她里面没穿胸罩,王兢看着她,也少了顾忌,站起来,很利落地把三角内裤脱掉了。脱掉之后,王兢有点放开了,杨哥坐在她对面,但王兢翘起了二郎腿。杨哥只好把手放在张祺的腿上掩饰。


  张祺对杨哥说:“杨哥,不好受了吧?”


  杨哥摸了摸张祺的大腿:“自然!”


  张祺笑着用手去弹了一下杨哥有些翘起的鸡巴。再玩一把,是我和杨哥输了,王兢高兴了:“哈哈,杨哥,这下该你脱裤子了。”


  说完,站起来就去脱他的裤子。王兢的光屁股正好在我的面前,我不禁伸手去摸了摸。王兢站起来,娇嗔地打了我一下:“你也脱了。”说完,就来扒我的裤子。这牌自然不用再玩下去了。杨哥和冯姐去整理房间,我和王兢、张祺先去洗澡。


  浴室很大,我已经熟悉,王兢身材苗条,皮肤是那种很健康的古铜色,乳房饱满,微微有些下垂,还有一点小肚子,大腿修长;而张祺是个骨架很大的女人,胸不大,屁股圆润,一看见两人的样子,我的鸡巴立刻就硬了,直挺挺地竖起了。


  王兢拿起水蓬头,冲着我的鸡巴浇水;张祺走到我的身后,伸手搂住我的腰,手顺势放在了我的鸡巴上,握住了它:“你的鸡巴还很冲呀。”


  我说:“自然,怕不怕?”


  张祺哼了一声:“怕它?能应付我吗?”


  我笑了起来。


  王兢说:“待会怎么玩?不会轮流让你和杨哥操吧?那多没意思!”


  “放心,就怕你应付不来。”


  “那会怎么干?”


  “花样多了,比如含鸡巴,你做吗?”


  王兢哼了一声:“那你为我做什么?”


  “我舔你的屄呀。”我笑着把她拉到身边,伸手捏了捏她的奶子。


  王兢有些欣喜:“你真的舔?我还没尝过这味道呢?”


  我说:“不会吧?连这都没尝过?”


  王兢伸手打了我鸡巴一下:“你以为都像你?”她又问张祺:“你含过你老公的鸡巴吗?我只亲过,还没含过。”


  张祺说:“我也没含过,但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
  我说:“那你们要实习一下了。”


  王兢说:“想得美。!”


  张祺说:“说的也是,我先试试!怎么做?”


  我伸手把张祺拉到面前,让她蹲下来,我的鸡巴正好对准了她的嘴。我让她把嘴张开,把鸡巴放进了她的嘴里。张祺闭上嘴,我扶着她的头,屁股轻轻耸动,鸡巴在她的嘴里进出,张祺伸手搂住了我的屁股,不一会就熟练了。然后她站了起来,伸手搂住了我的脖子,我们俩搂着,亲在了一起。我的手搭在张祺的屁股上,下身紧贴在在一起,我硬挺的鸡巴在她的小腹上摩挲着,分外地舒服。摩挲了一会,我轻轻地收腹,身体之间腾出了缝隙,腾出一只手,把鸡巴扶住,上下滑动了几下,就找到了张祺的屄洞,很顺利地就插了进去。然后又把手摁在她的屁股上,身体耸动,操了起来。


  张祺啊地叫了几声,捏着拳头,锤了我的肩膀几下:“要死,现在就操起来了!”


  我笑着把鸡巴抽了出来,拿过水蓬头,在我们俩身上浇水。


  王兢在一旁,一边看着我们笑,一边在身上抹香皂,双乳和小腹上满是泡沫,显出黑漆漆的阴毛,她看见我们分开了,走到我身边说:“帮我冲冲。”


  我自然乐意效劳。一边用水在她身上冲,一边上下其手,在她的屁股上抚摸着。


  王兢的手也搭在我的鸡巴上,捏了几下:“刚才舒服吧?”


  “自然!”我说:“你要不要试试!”


  王兢娇嗔地捏了我的鸡巴一下:“待会收拾你。”


  我说:“你可做好准备哟!3P可是要双插的。”


  “什么是双插?”王兢有些好奇。


  我解释说:“双插就是两个人同时干,以个鸡巴插屄,一个鸡巴在后面插屁眼,你行吗?”


  王兢有些兴奋:“不知道,会不会很疼?”


  “忍忍就没事的。”


  在说笑中,杨哥进了浴室,他走到张祺身边,搂住她说:“我来帮你洗洗。”


  张祺娇叫了一声,在杨哥的怀里笑个不停。杨哥一只手摸着张祺的乳房,一只手摸着张祺的下体,鸡巴贴在张祺的屁股上,嘴在她的脖颈上吻着。


  我和王兢在一旁看着两人亲热。冯姐也进来了,她在我屁股上拍了一把,拿过水蓬也洗了起来。浴室有些挤了,我和王兢就先出来,随后冯姐也出来了。


  我们三人走进卧室,以上床,就听见浴室里传来张祺的娇叫声,肯定是杨哥在干她了。我们不禁笑了起来。


  冯姐对我说:“你应付得了2人吗?”


  “没问题。”我躺在床上,鸡巴竖着,王兢没经过这样的阵势,就在我身边躺着,冯姐跟我是熟人了,先趴在我身上亲了个嘴,然后顺着往下,用嘴含住了我的鸡巴。


  我拉过王兢:“你不是没尝过被舔的滋味吗?来,让你试试!”


  王兢高兴了,立刻坐了起来。我让她把腿张开,跨坐在我的身上,我的手放在她的屁股上,算是抱住了她。然后让她的毛茸茸的屄挨近我的嘴,我伸出舌头,在她微红的阴蒂上轻轻舔了一下,王兢的阴蒂微微地动里一下,我又舔了几下,王兢有些吃不住劲了,身体微微地抖动着,嘴里发出了啊的声音。我的劲头更足了,头微微扬起,舌头伸进了她的阴唇里,唇挨着她的阴唇,用劲地舔着。舌头在她的屄里搅动着,王兢身体摇晃得越发厉害,嘴里的声响也越来越大:“舒服,啊---,好爽!”都后来,她实在吃不住劲了,从我身上下来,躺在我身边喘气:“歇歇,撑不住了。”


  我侧过身,在她的嘴上亲了一下,又捏了捏她已经硬挺的奶子:“舒服吧?”


  “恩!”我笑了:“你先看着。”


  说完,我坐起来,拉过冯姐,把她压在身下,挺起鸡巴,插进了她的小穴里,干了起来。冯姐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,身子随着我的插入微微抖动,嘴里发出啊的娇叫声,王兢看得兴起,手在我的屁股上摸着:“冯姐,舒服吗?”冯


  姐说:“待会你试试就知道了。”


  我又猛干了冯姐几下,然后抽出鸡巴,挪到王兢身边,分开她的大腿,把鸡巴对准了她的小洞,捅了进去,然后抬起屁股,猛地往下压。王兢的叫声也不逊于冯姐,干到高兴处,王兢的两腿盘到了我的腰间,小腹贴近我的小腹,等到我觉得自己要射了的时候,把她抱得更紧了,鸡巴深深低插入到最深处,嘴压在她的唇上,连舌头都伸进了她的嘴里,这时,一股浓精从我的鸡巴里射了出来,只浇在她的花心上。好一会,我们才喘着气分开。


  我们歇了一会,坐起来,准备去浴室冲洗。这时,杨哥抱着张祺走了进来。 我站起来,往外走,拍了张祺的屁股:“舒服吗?”


  张祺用脚踢了我一下。


  王兢和冯姐也起来,跟着我往外走。在浴室里,我们冲洗干净,又回到卧室,张祺和杨哥正在那里聊天。


  我们又上了床,王兢问张祺:“你们在浴室里干的?这么性急?”


  杨哥坐起来,搂过她说:“当然急了。”


  王兢娇声叫了一下,可杨哥哪里忍得住,把她压在了自己的身下,手就伸到了她的两腿间,低头含住了她的乳头。王兢吃吃地笑着,用腿去触杨哥的鸡巴。


  张祺在旁边说:“不是要玩3P吗?怎么玩?”


  王兢听了,从杨哥怀里挣出来:“是呀,怎么个玩法?”


  我说:“那就从你开始吧。”


  王兢说:“开始就开始,怕什么。”


  我和杨哥都笑了。我们让王兢跪着,然后我和杨哥站在她的两边,两条鸡巴让她用手握着,我对她说:“你先含鸡巴。”


  王兢用手捏了捏我和杨哥的鸡巴,然后把我的鸡巴先放入了嘴里。我一只手放在她的肩膀上,一只手去捏她的乳房。杨哥跟我做一样的动作。王兢轮流含着我们的鸡巴,脸也因为兴奋而有些红。含了一会,杨哥忍不住要操了,他先躺下来,鸡巴直挺挺地竖着,王兢笑着用手打了鸡巴几下,然后慢慢地跨坐上去,让鸡巴进入自己的体内,杨哥伸手搂住她的腰,把她搂抱在自己的身上,然后鸡巴往上顶,王兢发出啊地叫声,把头伏在杨哥的胸前。我坐下来,手放在王兢的屁股上,用拇指揉着她的屁眼。


  揉了一会,觉得可以了,就扶着鸡巴,凑近王兢的屁眼,杨哥停止了耸动,让我的鸡巴慢慢进入。王兢的屁眼很紧,包裹这我的鸡巴,我手摁着她的屁股,慢慢地抽送这鸡巴,杨哥也在下面用鸡巴往上顶。我们配合得很默契,鸡巴在王兢的两个洞里进出。王兢没有试过遮掩更多滋味,没头微皱着,时不时地发出吸气的声音,那是在忍着疼。


  张祺挪过来,仔细地看着,问王兢:“怎么样?”


  王兢喘着气说:“还行!”我们就这样干着,一直到射出来为止。自然,张祺和冯姐也被我们这样干了。
【完】